伏牛山瑰宝

时间:2017-10-11 14:26:01 信息来源: 点击:    【字体:

 八百里伏牛山,就如八百里秦川,其实也并非极言其广大,是确实有八百里那么大。八百里长的秦川,您想像下,该有多壮美,放眼沃野千里,如长河凝固的塑像无际无垠,万物生于其间,再想想"秦中自古帝王州",据说共有五十多座帝陵位于八百里秦川之内,作为黄河流域华夏文明的发祥地,该藏下多少莫测之神秘。


八百里伏牛山,如此之大一头巨无霸的牛在原始森林里伏着,从史前到今日,静默孤独一声不出,可是在恒久地反刍?在地质学上,伏牛山属于扬子板块和华北板块碰撞隆起带,属秦岭山脉东段,东西连绵八百里巍然屹立,挑起了中华大地的脊梁。在地名学的意义上,命名者以点石成金的抽象,以春秋笔法的宝刀,把地名的星座雕塑成与星空互映的地标,就如同把旷野里四散的书页装订成作为史诗、作为注脚的书册!你也因此得以明了,京华烟云里那个追溯地名古今的学者李辉,声声呼唤着古地名时是在追溯什么!


在被喻为八百里伏牛之山的东麓,一个人无论你甘为牛眼中的一滴泪或者反刍里的一根草,都会洞悉一些神谕。就如你无论从哪个地名的地理上出发,都会抵达与之关联的另一个地名的实体。就如从边城鲁山到帝都京城,从一个无名小卒到丰碑学者,在地名与人名的符号里,世界得以提纯升华,就如小孔成相,会放大揭示事物的本质。

 



现在,把镜头聚焦到伏牛的眼睛,或者与牛眼对视!阿多尼斯的诗句会弹幕般鸣响着散落!


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

我瞥见幽深的黎明

我看到古老的昨天

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

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

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就在这种宇宙的流动中,我们一起来偿试领悟?

         

抵达车场村时间已迫近黄昏,车场村正在暮色的前奏中沉醉,空气里氤氲着清澈的葡萄酒香,野葡萄的精魂已被收纳,作为红酒被窖藏于一个昔日的秘密基地,空中弥漫着的是其袅袅的余韵。有些东西,其实你只要闻其味道就足够了!就如这野葡萄酿制的红酒。


此刻,初冬的山峰朦朦又清晰,是天工的屏画,从南到北车场村被群峰环抱,如被盛大的屏障拱卫!坐落于村东边缘的坤泰农业开发公司,在黑铁艺红油漆的大门里秘境般等待初见。场区门口,边道上到处是酿制之后的野葡萄酒糟,果肉和果汁被升华魂魄飞升,空留下单薄的果皮和细小如亚麻籽般的葡萄籽,酒红色的酒香包围着扑过来,有种细腻温存的围攻,就如女人的攻陷,有时只一个笑靥。

沁心无声!俯身抓起一把深吸一口,是她!即便已经由粉身碎骨碾作尘的历练,香魂一缕仍恋念不散。这是八百里伏牛山对守护之人馈赠的瑰宝!也是八百里伏牛山人仰望大山得到的启迪!数万年之久,野葡萄的藤蔓在大山的掩映里悄然无语!

       

近年来的夏秋之季,跟着户外群野外穿越伏牛山主峰尧山及圣人垛周边的原始森林,最有味道的意外收获便是攀上石壁采摘野葡萄,就坐在石峰上,边摘边吃,挂了一层白色果霜的紫色野葡萄一串串悬垂着,成熟,静穆,有种宁释!不管不顾兀自凸现于葡萄藤蔓叶子的掩饰之外,磊落无虞,灿若星辰!仿佛生命的要义就是成熟被采摘!

       

野生,纯天然,绿色有机,绝无污染,这是指生态。而野葡萄本身,黄酮,单宁,酒石酸及各种微量元素的含量是种植葡萄的2—3倍,这是野生红葡萄独有的品质。只是当我在攀援摘食中饕餮时,绝没有想到,生于车场村的贾振军博士已将这野葡萄酿成了红酒!


适逢贾振军先生外出,见到了贾振军先生的老父亲。老人年近八十,兴致昂然。提起儿子,有种原创的自豪与兴奋。走出车场村的贾振军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农学博士, 从小在车场村背依的大山里攀援, 对西北农林大学葡萄酒学院的最新科研成果,贾振军会产生本能的关注和兴奋的链接。车场村周边潜藏的野生葡萄资源在梦里梦外如大兵压境!那些神赐的野生葡萄,在他的少年时代留下了太多珍宝般的记忆。在一个食品越来越反动越来越要命越来越让人寝食难安的时代,还有什么比有机天然纯绿色更让人兴奋的呢?


几年前曾在距车场村不远的一家民宿品尝过主人自酿的野生红葡萄酒,那真是一次毕生难忘的奇妙品味!至今难以说清那口野生葡萄酒带给我的神秘体验,酒的色泽自不必说,近于蓝莓汁的深紫红色,但却晶莹剔透,入口的感觉却是醍醐灌顶的震憾!


在人生过往的经验里,也有几次在五星级的殿堂里,程式般握了高脚的怀子,各种装地一晃二闻三品呷那些据说价格不菲的红酒,对于一个几乎滴酒不沾的人,再贵的酒有何意义。更何况骨子里的农民意识形态里,总时不时以母亲的眼光打量自己,比如在大庭广众下装模作样品啜红酒的一刻,似乎身上的另一个自我代表母亲对握着酒怀的自己极尽了奚落之能事,会不自觉地在别人毫无觉察的瞬间向上扬上嘴角,紧抿起双唇放下杯子,你说那被拒斥的红酒还有何意义?

   


如果非要叩问我这种反叛潜意识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觉得又远非阶级的烙印就可以厘出清晰!也并非如张定浩所言在盛宴前放慢脚步的清醒克制。出生于边缘的极限,因为天偏地远,打量世界的眼光也更加冷冽,在视线飘渺的瞬间,因为无所凭持,又可见更加强大的荒诞虚芜!因为微小,那不是应当自卑的吗?可偏不!仿佛在钢索上寻求平衡,在幽微之地是充斥着如此强势宏大的骄傲!也仿佛理解了布罗茨基的两本经典文论集为何取名“小于一”和“悲伤与理智”,作为小于一的存在,只能悲伤并且理智。人性的神奇无虞和幽深洞明,谁能说得清楚!这算是我抵达的未知之地。若如兰波所言,这或许是我身上的诗人气质?这气质的渊源是我出生之地的荒僻孤寂?还是我生身父母的基因秉承?对民宿里野生萄葡红酒的投缘难道是因为我们出身近似?此时此刻,那漫山遍野的野生紫葡萄是为我最好的代言!


想来还是因为天宝物华的原因,那些精灵般的野葡萄根扎于原始森林数万年腐殖质的土壤,在大山里自由呼吸,任性疯长,先验地吸纳了天地精髓,本身已成为高密度致幻物一般的珍稀存在,仿佛与横空岀世的日月星辰当量相近,有着同频共振的波段,有着电光石火的能量!何况再加之由人参与同构的精心酿制!回味起来还是野葡萄原香原蜜的精灵在舌尖上舞蹈,并最终以来自大自然的神力降伏了我的傲斥,完全倾心归皈,一杯酒足以怀恋一生!



同行的宗亲弟弟南天翔,是坤泰德秀野生红葡萄酒的网络销售总监,将酒杯刷了又刷,斟岀引以为傲的美酒,今夏最早成熟的野葡萄酿出的酒,已有了近于琥珀的色泽,晃一晃,杯壁上有显著挂层,细闻正是野生红葡萄高密度浓烈凝集的精妙所在!呷一口细品,说句实话,以我廖落无几的品酒经验,这个酒唯年份不够,暂无名气!假以时日,与元紫芝齐名犹未可知!


八百里伏牛山地处北纬32°—34°之间,正好位于北纬33°国际优质酿酒生命线上,法国波尔多、勃艮第等闻名世界的葡萄美酒产区就位于北纬33°这一神秘黄金带。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德秀野生红葡萄酒创始人贾振军先生邀请西北农林大学专家深入伏牛山腹地,初步探明整个伏牛山的野生红葡萄储量在五千到一万吨,可供开发利用的市场储量不低于一千吨。2015年投产以来,葡萄成熟的农历七八九月份,厚土之处,一根葡萄藤上都可采摘一篮,大人小孩大筐小篮野生的葡萄涌向酒厂,过了称数着钱笑呵呵的离开,在这个精准扶贫基地,山里的农人真如过节一般。贾振军是欣喜的,这是他的出发点,他远端的梦想是向世人捧出天禄一般的般若汤。



由于酿制时间只有野葡萄成熟期的三个月,而发酵周期是十五天,在六个发酵周期的时间内,目前坤泰公司引进的设备每年只能酿制野葡萄不足三百吨,两年酿出的野葡萄酒,贮藏于距酒厂两公里处的秘洞,秘洞曾以十大元帅之一林彪命名,那是上一世纪的备战基地。世事难料,如川普所言:政治很险恶!昔日驰骋疆场的元帅焚身异国。那个被今人顺口提起的林彪指挥所秘密基地,如今倒成了天成的窖藏佳酿之地。

恍惚听到唐·李白的《将进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繇辞说:“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山川壮美,捧出她的瑰宝!而在有大美而不言的八百里伏牛之眼里,人也在反刍着珠圆玉润的野葡萄,酿制出此物只应天上有的琼浆玉液。此!是何等壮丽!

是夜,做了一个奇异之梦。梦中竟至浑陆拜谒元德秀,跟他讲起德秀干红。早在大唐,退隐之后喜欢豪饮的德秀君也曾经采摘伏牛山阿的野葡萄,亲手酿酒。而今,可愿开怀痛饮,一醉酩酊万古不醒?

在梦里携了紫芝之手,于一座城堡的高檐开始飞升......

飞越盘旋于八百里伏牛山!放眼八百里秦川如大江奔腾!
                                                                       

 

 


 
(编辑:中原视野频道)

新文章

门文章